学习茶艺知识,就来茶艺网!
首页  /  茶文化  /  传说故事

邦崴故事,解码一棵古茶树

时间:2020-07-31 08:12:36 作者:向阳 阅读:

国庆大假之前老友赵寅从成都自驾西藏在稻城亚丁停留多日。朋友圈里晒图,秋日里大片草甸已逐渐变成红色,枫林浸染,漫山金黄,五色经幡飘扬风中,圣洁的雪山倒映在碧蓝见底的湖面之上,

国庆大假之前老友赵寅从成都自驾西藏在稻城亚丁停留多日。朋友圈里晒图,秋日里大片草甸已逐渐变成红色,枫林浸染,漫山金黄,五色经幡飘扬风中,圣洁的雪山倒映在碧蓝见底的湖面之上,一旁高高垒起的玛尼堆仿佛讲述着古老而虔诚的信仰,这梦幻美景和浓郁的藏族风情好似童话世界一般,让人充满敬畏又心驰神往。

他出游的时间我们刚好抵达邦崴村筹备本期独家关注《好大一棵树——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世界价值》,这满眼绿水青山,少数民族文化丰富多彩,得天独厚的茶树资源和物产赋予了邦崴茶区与众不同的灵气。两边景色的强烈对比,顿时心生感慨,只有当我们面对大自然的壮观景象时,才能惊醒人类只是渺小而微茫的存在。

图/李晓文

行走邦崴多日,能感受到这片宜居土地拥有的一切美好,和人们向往自然的生活方式,然而邦崴茶区的价值不仅止于此。很多人认识邦崴,是从“邦崴过渡型古茶树”开始的。随之而来的是“什么是‘过渡型古茶树’”,“为什么会是邦崴村的茶树”,“如何发现的?”,“怎么定名的?”“有什么世界价值?”“怎么登上国家邮票的?”等一系列问题。我们从业多年,看过、听过不少有关“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释义和故事,但信息比较庞杂且零碎。为此,大伙儿策划了很久,并听取茶叶专家、老茶人等多方意见后,编辑部全员出动,历时半个多月深入邦崴茶区,走访茶农,拜访老茶人、老专家,查阅档案资料,在本期独家关注《好大一棵树——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世界价值》系列文章中为读者厘清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发现、论证及价值和意义,图文并茂的还原考察经过,逐一解答读者疑惑,真实反映邦崴茶区发展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

为什么再一次强调“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世界价值”,因为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发现为张宏达教授编纂的《中国植物志》全面提出山茶属的分类系统,调整和修改外国人的山茶属系统,并以充分的事实和根据把阿萨姆种改为普洱茶,从此,“普洱茶”不仅是一种制作方式,还是一种种质资源,更是世界茶树原种,完美印证了达尔文所说,“某种植物变异最多的地方,就是这种植物起源的中心地带。”;因为邦崴过渡型古茶树的论证解决了“百年茶源”之争,完善了野生古茶树、过渡型古茶树、人工栽培型古茶树的进化衔接,为世界研究茶树的起源、演化、人工驯化与传播提供了完整物证链;因为邦崴过渡型古茶树连接起了普洱大地上留存的史前宽叶木兰化石、中华木兰化石和野生型古茶树、过渡型古茶树、栽培型古茶树,即世界茶树发展中的5个重要系列实物证据,奠定中国是世界茶树原产地的事实并得到全球公认,也确定了普洱市是世界茶树原产地的中心地带。

图/李楠

本文地址:https://www.chayi5.com/wenhua/255564.html

猜你喜欢
>>> 相关内容
茶具,一撮泥土的故事
土地之于农民是生活之动力,土地之于建筑师则是起步点,土地之于茶具工匠则是源头。他们创作一件作品,首先是要从众多泥土里挑选适合做茶具的泥土,胎土的质量关系着作品的成败。这一撮土既不是园艺师眼里的土,
紫砂故事|见此壶可心生静气,大度端庄!
邵大亨,清嘉庆至道光时期人,出生于宜兴上袁村。是继陈鸣远之后,在壶艺上达到又一顶峰的人物,后代视他为紫砂艺术史上杰出的里程碑。德钟壶,由清代紫砂巨匠邵大亨所创,是光素造型砂壶中的佳器之一,简洁质朴,
紫砂不止只有壶的传说,这几样也是好东西!
很多爱茶人也是爱壶人,他们总是以“世间茶具称为首”来赞誉紫砂茶壶。玩久了,讲多了,紫砂和茶壶之间仿佛就画上了等号,仿佛言壶必曰紫砂,凡紫砂也必指茶壶。
茶艺网